游泳

兽域狂啸第七十八回大水冲了龙王庙

2020-01-25 01:4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兽域狂啸 第七十八回 大水冲了龙王庙

“有情况!”林啸将水囊一丢,“铮”一声抽出长长的唐样斩。

而此时的犬朗也已经察觉到了异样,也猛然抽出了防身的短剑,两眼圆睁,细细地扫描着水面。

水下的黑影共有三个,依稀人形,绕着竹排飞快地转圈,快如闪电。

林啸将唐样斩往水中一劈,带起一片水花,口中大呼:“出来!”

三个黑影似乎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飞快向上冲来,迅速变得清晰起来。

“哗啦”一声齐响,在离竹排数丈远的地方,三个黑影冲出了水面,高高跃起,水花四溅。

只一眼,林啸就看清楚了,这是三个人形生物,全身光溜溜的,淡灰色的皮肤上毛发不生,只在腰间围着用鱼皮缝制的紧身短裤,腰带上插着一把骨制的短剑,手上拿着长长的骨矛。

这三个人形生物有四肢,但他们的脚掌却是大大的蹼足。

“轰”一声,这三个人又齐声落入了水中。

但他们很快又冒出了水面,这一次,他们在离竹排一丈远的地方露出了脑袋和上半身,下半身则悬浮在水中,整个人一动不动,显然水性奇佳。

这三人的相貌,与兽人无异,只是他们的皮肤质感比一般的兽人要光滑许多,且毫无毛发,脑袋也是光光的。

“停下!”三人举起手中的骨矛对准了林啸和犬朗,为首那个二十来岁,面容悍勇的年轻人大声喝道:“泠镜湖是我们的地盘,要想从这里过,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

妈的,居然在水里还遇上打劫的,林啸放下长篙,缓缓站起身来,淡然问道:“如果我们不愿意给呢?”

“不给?!”那年轻人一瞪眼,“那就准备下水喂王八吧!”

三人将骨矛举过了头顶,威胁着作势欲投。

看来这还真的很棘手,对方是惯于水中作战的地头蛇,只有以雷霆之势一击杀之才行,一旦失去先机,便麻烦了。

“吼!”

林啸毫无征兆地猛然发出一声怒吼,俊朗的脸瞬间扭曲成异常狞恶的表情,如雷的吼声从他大张着的嘴里喷薄而出,在河口两侧的高山上震荡出阵阵回声,鸟鸣猿啼,乱成一团。

这声怒吼使空气压缩成一阵震荡波,震荡波波及林啸正前方的水面,水面上一个巨大的扇形区域内水波激荡。

受这阵震荡波正面冲击,水中的三人只觉得耳中嗡嗡作响,一时呆若木鸡。

等他们从这一恍神中清醒过来,却见竹排上那位俊朗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只人形的猛虎,手中长刀雪亮,正欲扑下水来。

上来就是深度狂化,以虎博兔,一举斩杀,这就是林啸的计划。

“你……你可是华盟的林盟主!”水中那位年轻人猛然如梦方醒,骇然大呼。

“正是!”林啸马上发现情况有变,止住了正欲猛然一跃的脚步。

水中三人相顾大喜,齐齐放下手中的骨矛,抱拳对林啸行礼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是小的们有眼无珠,冲撞了林盟主,小的们该死。”

“你们认识我?”林啸褪去狂化。

“小的们不认识,但林盟主恶斗狼霸的手段和威风早传到了泠镜湖,所以一见您是能深度狂化的虎族人,便猜到了。”年轻人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莫非是鱼人之类的种族吗?”林啸俯身问道。

“不是的。”年轻人答道:“望断山是兽族人的地盘,所以像什么鱼人、蟹人、虾人这些被统称为水族的种族早已在此处绝迹,就算是那些蛙人、龟人、鳄人等所谓半水族也片甲无存,他们都退至望断山东面的云梦大沼泽中去了。我们是兽人。”

“兽人?”林啸一脸的狐疑。

“对,我们是江豚人,和河狸人、水獭人、河马人,合称兽族的水中四族。而我们江豚人在四族中是水性最好的。”年轻人脸上有一丝自豪的神色。

“原来你们就是江豚人!我在书上看见过对你们的描写,据说你们可以一口气在水中潜游半个时辰?”犬朗大感兴趣地插嘴问。

“那要能二度狂化才做得到,像我这样只有狂化境界的,大约能屏气潜游一刻钟。”年轻人有些惭愧地回答道。

“一刻钟也很了不起了,你们三位叫什么名字?”林啸问。

“我叫江浪。”为首的年轻人自我介绍罢,又指着另两位同伴介绍道:“他们是江旋、江卷。”

“幸会、幸会。”林啸点点头,“我们要沿河向北,去稀树草原,你们告诉我,出湖的河口在哪个方向?”

湖很大,就算是林啸这样视力超群的虎族人,也看不清对面哪里才是出湖的河口。

“你们不能过去!”江浪高声阻止。

“为什么?!还要买路钱?”林啸笑问。

“哪里敢!”江浪尴尬地笑笑,但表情紧接着一肃,望着湖中的小岛怅然道:“一个多月前的雨季,芒岗河水势大涨,借洪水之势,从上游来了一只巨大的魔鱼,它到了泠镜湖后便不肯走了。占据了此湖后,它日日兴风作浪,又贪食成性,不仅将湖中的鱼虾几乎吞食一空,而且还吞食打湖上过的一切活物。我们部族原来生活在湖中的镜心岛上,被此魔鱼所逼,不得不逃离寨子,迁至湖边居住,苦不堪言。”

“一个月前是不是有一群羊族人和马族人经过?”林啸忽然瞪大了眼睛。

“对。”江浪点头,忽然看见林啸一脸的担忧,马上说道:“请林盟主放心,他们都在我们族人的保护下,趁着正午阳光正烈,魔鱼懈怠时,将竹排连成一列,悄然沿湖岸边慢慢绕到对面的出河口,顺利北上了。”

“那就好!”林啸松了一口气,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可以如法炮制呢?”

江浪摇摇头:“不行,今天已经晚了,绕到对面的出湖口要两个时辰,而现在已经是下午,太阳光已经减弱,魔鱼已经开始活跃起来了。只有等到明天正午才可以走,今天晚上,还请林盟主和这位兄弟到我们部族中委屈一夜。”

“那就麻烦你们了。”林啸和犬朗对视了一眼,朗声说道。

“林盟主客气了,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族长肯定很高兴。其实,上次那批马族和羊族人中的首领就劝说过我们族长率我部族归附华盟,再加上现在华盟威震东北麓,我族早有心归附。只是多年积蓄都在岛上无法取出,空手来归总觉得不合适,所以我们三人见了你们才想着要抢点东西,如果能抢到什么好东西,也好作为归附华盟的见面礼,不想却冒犯了盟主。”江浪不好意思地自嘲道。

“那么说,你们几个是专在这入湖的河口守株待兔,等着猎物喽?”林啸笑着问。

“那倒不是,我们是来……哎呀!这一折腾,我们把正事给忘了。”三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说罢,三人急急地将头埋入水中,嘴中发了快速的“嗒嗒”声。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等三人从水中抬起头来,犬朗好奇地问道。

犬朗也许是受他义父的影响,特别有研究精神,对什么新鲜事都不轻易放过。

“你看,它们来了。”江浪却并不直接回答,只向林啸来时的方向,也就是流向泠镜湖,水流湍急的芒岗河一指。

只见在汹涌的浪头之间,十数个黑影时隐时没,飞速而来。

须臾间,这群水下的黑影已经逼近了竹排,隐约看出是鱼形,但却异常的大。

“哗啦”一声,最前面那条黑影忽然从水下冲出,高高跃起数丈高,从大家的头顶一跃而过,在空中发出快活的,口哨一般的悦耳叫声。

“是江豚!”犬朗一声惊呼。

这的确是一条江豚,圆圆的脑袋,短短的吻部,滑稽的小眼睛,灰白色的光滑皮肤,有力的尾鳍。

但是,这只江豚却大得出奇,足有四、五米长,从身量来看,更像一条大白鲨。

“嗵”一声,这条巨大的江豚远远地落入了水中。

“哗啦、哗啦”声接踵而来,后至的江豚纷纷跃起,从众人头顶飞过,空中一片豚哨声。

江浪三人乐得呵呵直笑。

落水后的江豚迅速将江浪三人围住,有的冒出脑袋快乐地边叫边往他们身上蹭,有的则在水下撒欢似的飞快潜泳着,就像见了主人的小狗。

这些江豚在水中的速度比之江浪等人还要快上数倍,居然在水下拉出残影。

闹了半天,江浪等三人各自骑上一头巨江豚,游到了林啸二人所乘的竹排边上。

江豚们纷纷好奇地浮上水面,将竹排围住,一边拿小眼睛上下打量着林啸二人,一边互相轻声用哨声交流着。

“噗!”

一只调皮的江豚忽然将头顶的呼吸孔半埋在水中,然后猛然喷气,顿时喷出一股水花,将正好奇俯视着它们的犬朗喷了个满头满脸。

“吱!吱!吱!”

江豚们乐成一片,纷纷有样学样,向着林啸和犬朗喷水。

两人知道江豚们是在和自己玩耍,皆一边躲闪一边哈哈大笑,这些江豚块头虽大,其实很可爱,爱玩爱闹,和小狗一样。

“灰鳍,别闹!”

“小丫,别乱喷!”

……

江浪三人好一阵喝斥,才算中断了这场闹剧。

“他们是你们江豚人的兽亲?”林啸抹了一把脸,问道。

“正是。”江浪摸摸身边一只巨江豚的脑袋,表情却是一黯,“可现在,他们不得不和我们分开,躲藏在此处。”

(不知不觉,《兽域狂啸》已经上传两个多月了,现在既过了新书期,也没什么推荐,所以,一切就都要靠喜欢本书的诸位大大了。如果您觉得《兽域狂啸》还有可看之处,希望它走得更远一些,请一定一定多多支持,推荐票、收藏、评论……呱哥拜谢!!)

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电话多少
淮安妇科医院
亳州知名癫痫病医院
淄博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