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IPO开门红但阿里巴巴周一收跌426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4 12:1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IPO应避免"三高"现象

对症下药。这是解决问题的条件,不搞清楚得什么病,不管出甚么药方都是蒙古大夫看病,搞不好不但治不了病,还会把人给治瘫了。IPO就是如此。

IPO明显有问题,否则不用新股发行改革征求意见了,但是新股发行究竟出了甚么问题,恐怕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样的话,就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结果不可避免堕入技术繁琐主义,这个规定、那个规定弄了一大堆,但是关键问题却没有解决。

IPO的问题是什么?

是“三高”,是发行价格太高,是发行市盈率太高,是召募资金超募太高,核心是第一高,影响是第二高,本质是第三高。

第三高把中国股市的矛盾推向激化,即一方面整体直接融资不够,但是另一方面又在个股上面融资过度,资本市场不但没有发挥资源配置优化的作用,反而成为浪费有限宝贵民间资本的市场,资源被劣化或贫化分配。

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有没有错呢?

方向肯定是不错的! 问题在于不配套。

新股发行到目前为止,前端实行的仍然是审核制,公司能不能上市由发审委说了算。这类垄断又决定了上市公司的资历变成一种稀缺资源,一旦取得上市资格,那末就会成为一种供不应求的融资标的;在这种情况下,后端环节,也就是发行环节冒然放开,价格完全由承销商和上市公司自行决定,融资最大化是必定的结果,于是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海普瑞这样只要融5亿-6亿资金却实际超募56亿的闹剧,这是典型的“伪市场化”。海普瑞对社会资源如此低效率的占有,客观上剥夺了其他公司融资的机会和资金,超募的50亿资金,最少可以满足20家以上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

解决这种不配套,办法有两个。一种选择了完全放开,从头到尾市场化,由审核制改成登记制,取消证监会发审委,公司上市由交易所审查决定;一种办法就是在目前行政审批的框架下,尽量束缚规范上市公司在发行环节中的行动,优化分配融资额度,消灭“三高”,正本清源。在我看来,第一种不可行,第二种可行。

此前证监会征求意见时我就提过类似的建议,请证监会承当起融资总量控制的,1是针对整个A股要有一个总量控制的概念。根据A股的市值、流动性、交易量,或其他指标测算年度融资总额,类似央行的社会融资总额之类的口径,做到心中有数,调控有度,必要时可以向社会公开,稳定市场预期;2是针对个股也要有一个融资总量控制的概念。既然发审委审的就是投融资项目的必要性、可行性、合理性,本身企业投融资就是一个量化的过程,那末审定多少就应当融资多少,否则,这类审核岂非游戏,或说过剩?要么取消审核,要末按审核通过的融资数量融资,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选择。

证监会要树规矩,令行禁止,既然审了融资额,那末就要按此履行,不能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以发行环节的所谓市场化之矛去攻审批环节的行政垄断之盾,上市公司发行价定多高都可以,但要满足两个条件,1是融资在审批的融资额度以内,2是发行的股分不能低于25%的公众股底线。如此履行,不可能出现“三高”现象,最少新股上市后市场开盘价多高更不是你证监会该操心的事了,否则,累死了也不讨好。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关节炎疼痛的治疗方法哪个好?
宝宝脾虚怎么引起的
治疗静脉炎的特效药
治疗儿童止咳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