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肖亚洲冒险创业与冒险世袭

2019-10-09 16:08: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肖亚洲:冒险创业与冒险世袭

对于“内部招聘”“萝卜招聘”“世袭招聘”之类的丑闻,早有地方人事官员放言“如果这个事你们查还多的是”。我相信此言不虚,但一度固执地认为这类负面,多发生在穷地方。地方越穷,想混个一官半职的人就越多,这不是讥笑,而是一种带规律性的现象。比如北方不如南方发达,北方人就比南方人喜欢做官;内地赶不上沿海,内地人则比沿海人喜欢做官;中国落后于美国,国人普遍比美国人喜欢做官。事业单位怎么说也是“二衙门”,吃官饭的,在欠发达地方自然成为很多人的首选。  如果经济发达地区的人也削尖脑袋往行政事业单位挤,必定会让人情绪灰暗,因为这似可证明一个谁都不愿被证明的命题:万般皆下品,惟有做官高。对于前不久温州市公管局“招聘领导亲属”的传闻,该局和市交通局一再否认徇私舞弊,我也不予置信。温州人在教育孩子时不是常说“你不好好读书,以后只能去当公务员”吗?在我的想象中,温州模式让温州人大大的发了,都以经商为荣,赚大钱,吃海鲜,起高楼,坐奔驰,当公务员成了没出息的象征,谁还稀罕进个事业单位呢。  不幸的是,这起扑朔迷离的事件有了官方定论。温州市纪委6月5日晚通报称,市公管局2007年至今在招聘过程中,确实存在人为设置门槛、交通系统领导干部请托干预等违规违纪行为。市纪委已要求重新审查相关入编人员,而有关领导也将被追责。——事业单位招聘乱象纷呈,呼啦啦占山为王并高筑起“土围子”,经济发达的温州也不例外?  我非常善良地希望这只是个小概率事件,可是上一查,结果彻底颠覆了我幼稚的愿望。2009年12月,温州平阳曝出电大校长“父亲招聘儿子”事件。2010年1月,温州市龙湾区以“稳定干部队伍”为名,发文“公招”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子女进事业单位。2010年7月,温州瓯海区教师招考被指为机关人员子女搞特例。温州公管处被曝“世袭招聘”不到十天,又爆出温州永嘉县事业单位招考搞“内定”……  “小概率”事件如此频繁,这说明在温州,“权力世袭”现象在某些领域已到了相当地步,倘若没有这个因素左右招聘工作,小概率就只能是小概率,而不会成为一次又一次的“世袭招聘”事件,搞得风生水起。让人疑惑的是,据说温州人敬钱如神,始终把赚钱看做一种正常的生存手段,不管你怎么看我,我就是要赚你的钱。温州籍学者、复旦大学教授吴松弟曾说“世界上几乎没有温州人干不了的工作”,可从啥时候开始,温州人崇尚财富、崇尚实业、崇尚创业的价值观已悄然转变,开始如此看重进机关事业单位端“铁饭碗”?  温州不仅出老板,还是一个出经验、出模式的地方,据说这源于温州人天性爱冒险,因此他们创下了很多让人感叹的“全国第一”:从第一个民营资本组织到第一个股份合作制组织,从第一个私人承包飞机到第一批温州人到海外去创业。着名经济学家董辅礽指出,温州模式最可贵之处在于温州人强烈的致富欲望和创业精神,而温商的创业精神的内涵有三:敢于冒险,善于变通,勇于创新。看来敢于冒险创业,温州才家家有项目,户户有老板。温州人开创的激情燃烧干事创业的火红年代,难道成了一种渐行渐远的记忆?  温州市公管局的招聘过程,让人看到了什么叫“权力世袭”的明目张胆。天平明显倾向于公职人员的亲属,“权力世袭”已然从潜规则变成了“明规则”,仿佛回到了古代的九品中正制和举孝廉时代。而如此不顾礼义廉耻,无视党纪国法,将社会公平和法治精神踩在脚下,无疑也需要勇气,是要冒点风险的。如果说,在改革开放30年的征程中,温州人靠创业精神扮演了发展先行者的角色,那么一个“敢”字,就是这个角色最精辟的注脚。如今,在搞“世袭招聘”上“敢”字当头,真不知道一些温州人下一步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前些时候报刊上有关“温州经济却步”“温州经济衰落”等各种评论不一而足,这当然过于悲观,但不管怎么说,依靠改革起家并主要作为经济改革先锋和典型的温州模式,为什么改革徘徊不前是值得认真反思的。前些年有报道说,温州市政协就本地投资环境作过一个调查,发现企业负担重,乱收费和总体环境成为突出问题,在温州“最困难的是用地”,“最麻烦的是审批”,“最头疼的是检查”。据不完全预测,社会交往成本和贿赂成本约占企业非生产性成本支出“80%强”。在这个语境下解读某些温州人,从敢于冒险创业到敢于冒险世袭,隐然能看到温州制度创新式微的影子。  冒险创业,需要艰辛付出,还可能失败,甚至血本无归。冒险搞“世袭招聘”,不论从道德还是法纪成本上衡量,险则险矣,大家似乎都在比赛冒这个险,有几个因此身败名裂、顶戴不保的呢?在现实中凭借权力获得了既得利益阵营中的坚实地位,权力带来的巨大利益令人尝到地位的“甜头”,于是索性将子女也拉到体制内共享,谋得一个个肥缺美差。“80%强”的企业“社会交往”成本,足以让富贵绵延不绝,又远比创业来得轻巧,何乐而不为呢?再说这也符合“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规则,至于“老子英雄儿混蛋”,那不过是“陪招”“陪考”者们的“酸葡萄”。如此说来,鼓励创造社会财富还是分配社会财富,取决于制度安排。不再崇尚冒险创业,而尝试着冒险去搞“权力世袭”,非盲目为之,乃一种内生于制度下的行为罢了。  肖亚洲

合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白癜风治疗费用
岳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安徽癫痫病
秦皇岛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